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現代言情 閃婚丑妻,夫人馬甲有點多 第1章 初相遇,他選她為妻

《閃婚丑妻,夫人馬甲有點多》 第1章 初相遇,他選她為妻

房間一片狼藉。

喬芮翻下床,筆直勻稱的一雙忍不住落地,差點摔倒。

昨晚男人太狠了,戰況激列。

看來裴力衍也不是外面傳言的那麼潔自好。

喬芮想想氣不過,惡作劇地拿出筆,快速寫了個紙條留下。

再度看了眼床上氣質矜貴的男人,他閉著眼睛,臉上線條舒緩,帶著饜足的

好歹是個絕男,自己好像也不虧。

喬芮自我安自己,這才離開套房。

一輛車子停在酒店一側的巷子里。

驅車離開,不一會,車子駛向海大橋。

微曦中,無邊無際的海著詭異和森冷。

忽然,發現有輛車子在後面跟著自己。

裴力衍的人嗎?

喬芮愣了下,車速加快,後面的車子也跟著加快了車速。

原來是盯梢自己的。

難道跟裴力衍春風一度后被娛記發現了,所以跟著想要獨家料?

只是,車速越來越快,帶著一種凌厲的殺氣。

喬芮心頭湧出不安,很快就斷定,這不是簡單的追蹤。

果然,那輛車子,直奔自己而來,以箭一般的速度,撞上自己車子的車尾。

殺人滅口?

難道是裴力衍的人?

因為怕被料醜聞,甚至不惜要殺人滅口?

喬芮沉下眸子,清冷的目掃向後視鏡,邊勾勒起嘲諷的笑意。

想要死,那就如他所願。

一個急剎車,方向盤一轉,喬芮的車連同追自己的那輛車,一起墜大海。

轟!

炸的火衝天而起,火苗與濺起的浪花,一起被大海吞噬.......

另外一邊,七點半。

溫暖的過窗紗照在男人的臉上,俊如同鋪了一層金,耀眼生輝,彩奪目。

忽然,裴力衍驚醒睜眼。

他蹙眉看向側,一片凌,地上散落著定製的西裝,禮服,高跟鞋,***.......

Advertisement

這一切,無不昭示一個結果:昨晚上的確發生了一場不可描述的事

思緒回到昨晚,千人與他輾轉反側,凌一夜。

可是,與自己春風一度的人呢?

裴力衍環顧一周,也沒有找到人影。

他劍眉蹙,深邃的眸子里暈染出驚心魄的危險,算計他,膽子不小。

他拿出手機,薄削的,冷意十足:「方墨,查一下昨晚跟我在酒店的人。」

不到十分鐘,方墨回電:「回總裁,是明星芮晴。」

裴力衍滿眼不耐,他昨晚著了道,被人下藥,沒想到竟然跟今年剛冒出來的小花芮晴一夜糊塗。

芮晴?

提到這小花,裴力衍腦海里立刻浮現出四個字:翩若驚鴻。

他還記得芮晴昨晚的禮服是鮮艷的大紅,極星穿紅好看的,卻輕鬆駕馭。

而且那套禮服設計得很有心機,平口設計的雪白的鎖骨,剪裁合襯托凹凸有致的材,後背的蝴蝶骨更是若若現,在優雅的同時又不失

兩人昨晚還眼神匯,看自己的時候,裝的視若無睹。

呵,好手段。

裴力衍下床,一回頭,就看到了床單上印下的紅梅。

那意味著人第一次的印記,讓他一愣。

幾乎是瞬間,就有點繃。

腦海里浮現出昨晚上的荒唐,他和那個人,非常契合。

只要一想,他的就有變化。

該死的人竟然給他下藥,而他第一次著了人的道。

裴力衍冷下臉沉聲道:「立刻把帶來。」

方墨:「是!」

裴力衍放下電話,一低頭,看到了紙條:你真得很差勁,不行就去看男科!

看到這紙條,裴力衍的一張俊臉瞬間就變得鷙起來。

該死的人,居然拿他男人的自尊來挑釁。

Advertisement

是誰昨晚上再求饒,哼哼唧唧的沒完沒了如貓

該死,想到這個,他瞬間深呼吸。

下次,他要弄死

放下電話,裴力衍直奔浴室,沖了個冷水澡,換了套服。

方墨急匆匆敲門而來。

「總裁,出事了,芮晴今早離開后,在海大橋與一輛車相撞,車子翻海中,芮小姐恐怕已經遇難。」

「死了?」裴力衍有些意外。

方墨道:「車子翻下去的時候,發生炸,芮小姐生還的可能極低。」

裴力衍臉陡然一變。

算計了他,佔了他便宜還挑釁他的人,就這樣死了?

這個結果,他不接

裴力衍眼底泛起森森冷意:「繼續找,生要見人,死要見。」

「是。」方墨點頭。「總裁,董事長說,三日後夫人的壽宴,就在樓下宴會廳舉行,請您務必參加。」

名義上是的壽宴,實際上,裴家早就暗示了所有喬家適齡的名媛淑,一起前來,這就是一場裴力衍的「選妻大會。」

裴力衍眉心一沉,有不耐,但最終還是道:「知道了。」

三日後。

森豪酒店宴會廳。

喬芮剛回到喬家的第二天,就被通知參加裴家繼承人裴力衍的「選妻大會」。

裴家繼承人選妻,比皇帝選妃還要隆重。

喬家所有到了適婚年紀的孩都來了,個個禮服加,造型堪比紅毯星,等待著裴力衍的欽點。

喬芮此刻在眾人眼裡就是土得掉渣不起眼的山裡草,反正也不會被選中,索安靜地食。

「裴力衍來了!」

頓時,所有人全都抬頭看向宴會廳門口。

只見門口走進來一行人個男子,每一個都長相出眾,最中間的那個正是裴力衍。

186的高,一定製版手工西裝,在眾人的簇擁下,沉步走來。

Advertisement

溫暖的燈打在在男人拔寬闊的肩膀上,影勾勒出男人顛倒眾生的一張俊臉,就像是心雕刻的藝品,氣質矜貴,好看極了。

喬芮瞥了一眼,就低下頭去,躲在角落裡繼續吃

三日前那個晚上,在這裡頂樓總統套房的床上,與翻雲覆雨的男人,此刻準備選妻。

喬芮覺得,裴力衍一定不會認出自己。

畢竟那晚不是喬芮,而是當紅小花芮晴。

但芮晴車禍炸已經登上了熱搜,到現在沒有打撈到,生死不明。

此時,裴力衍環顧宴會廳一周后,最終將視線落在了角落裡低著頭吃的喬芮上。

眾人也都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只見那孩,穿一件衛子,梳著兩個麻花辮子,臉上架著一個黑框眼鏡,手裡還捧著一個,吃的不亦樂乎,就跟多年沒吃過似的,又丑又土又饞。

「就了,吃的那位喬小姐。」裴力衍沉聲開口道。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